首页> 文化资讯> 正文

怎么可能?!小漆工竟然逆袭了唐伯虎!

来源:欢心资讯网
  

2015年11月10日,“十洲高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即将在苏州博物馆与观众见面。谈到仇英,您都有何了解呢?是他吴门四家的身份?还是《桃源仙境图》的仙姿?或是《柳下眠琴图》的雅韵?您是否知道,仇英曾只是一名贫寒的漆工,那么他又是如何通过努力,逆袭成为与沈周、文徵明、唐伯虎并肩的画坛巨匠呢?本期且看,一个小漆工的逆袭之路!

“仇英,字实父,号十洲,太仓人,后寓吴。初执事丹青,周东村异而教之。摹唐宋人画,皆能夺真,尤工人物,其发翠毫金,丝丹缕素,精丽艳逸,无惭古人。”

以上这段文字出自清代徐沁《明画录·人物》,已经是史志中关于仇英本人比较完备的信息了。仇英不似沈周、文徵明家学渊源极深,也不及唐寅年少时家境殷实,家世如今已不可考,出生年月更不见明确记载,只能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推测一二。

《柳下眠琴图》构图取院体边角之景,人物衣纹亦为院体一路

仇英大体生活于十六世纪前半叶。据清代吴升《大观录》载,仇英《职贡图》拖尾有彭年于嘉靖壬子(1552年)腊月既望(十二月十六日)所书题跋:“东邨既殁”指的是仇英之师周臣的去世,据考约在1535年,“独步江南者二十年”则大体可定仇英去世于1555年前后;“而今不可复得矣”之语暗示了仇英的去世,而之前文徵明同年9月的题跋中则并未提及此事,因此推断仇英可能逝于这一年的9月至12月之间。由此得出,仇英的卒年应为1552年。

相较之下,仇英的出生时间则多有争议,这缘自对他卒时年龄的分歧。在仇英《玉楼春色图》的文嘉题跋中曾说到仇英“盛年遂凋落”。而徐邦达先生认为,古时所述“盛年”一般不会超过五十岁。

此外,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也曾有“仇英知命”“行年五十”之语。因此,由卒年反推可得仇英约生于1502年。但是,也有人认为徐先生的“盛年”之解有误,《画禅室随笔》的“仇英知命”也另有“仇英短命”版本。所以,仇英出生年份终无定论,究竟应取何解小编也不敢轻言,大家如有兴趣不妨亲自参与考订一番,或者别有意趣。

第二回 少怀丹青意

仇英年少之时,家境贫寒,年纪轻轻便“进城务工”,由太仓迁至繁华的苏州城。现今仇英的故居已无处寻觅,但我们可以从他一款“桃花坞里人家”的印章,推断他应该是安家在苏州阊门桃花坞。

明代中叶的桃花坞正是漆器制作和书画装裱等手工作坊林立之处,画匠和漆工众多,仇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尽管要通过漆匠的工作来艰辛地维持生计,仇英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他自小钟爱绘画,一直坚持刻苦自学。做漆工活时,他也为人“彩绘栋宇”,绘画的笔触和设色在点滴练习中不断积累。

当时的桃花坞,更是文人画家集聚之地,唐寅所在的吴趋坊、文徵明居住的曹家巷,以及祝允明所在的三茅观巷,均距桃花坞不远。对仇英来说,如果有意寻前辈画家们请教,这样的地理位置的确十分便利,或许正是由此才有了仇英与文徵明、唐寅、彭年等人的相交。

仇英《写经换茶图》中的文徵明小楷《心经》

第三回 伯乐识良驹

如果没有遇见文徵明,仇英会有怎样的人生轨迹?好在历史并没有制造这种如果,我们最终所见所闻的,是一位心怀梦想的青年结识了长自己30余岁的文坛前辈。正德十二年(1517年),文徵明欲作《湘君湘夫人图》赠予得意弟子王宠,邀仇英为画设色。彼时仇英尚年轻,画技还不成熟,尽管全力以赴地投入其中,但两度易纸都不能让文徵明满意,最终文徵明还是亲自设色成画。

此事后,仇英惭愧自省,更加发奋用功,令文徵明更生器重之心。之后,仇英绘画功力日渐精进,他与文徵明的合璧之作,流传所见,即不乏精品。

第四回 师友相携情

虽然文徵明对仇英多有指点,但仇英真正的师承还当属画家周臣。周臣,字舜臣,号东村,苏州人,也是明朝中后期一位比较重要的画家,长于院体画。在今人看来,周臣最重要的成就大约不是他本人的画作,而是收有两位鼎鼎有名的弟子:唐寅和仇英。周臣对仇英的教导是极为用心的,仇英早年的绘画风格受到了他很大的影响,许多作品有着偏于北宗的院体和浙派风格。

作为同门师兄的唐寅对仇英同样很是欣赏。唐寅与文徵明同岁,虽说是师兄但对仇英来说更是已经名声大噪的前辈,唐寅的鼓励对仇英当然也是十分重要。翻开唐伯虎的文集,我们可以看到不少唐寅为仇英画作所写的题画诗,从中可以体会到他对仇英的认可与欣赏。

第五回 寄居师古人

随着名声渐长,一些收藏家开始邀请仇英为之作画。为维持生活,也为观摩前辈名家真迹,仇英先后客居于周凤来、项元汴、陈官等人家中作画。

仇英客居时间最久的还属项元汴家。项元汴,字子京,浙江嘉兴人,家富资财,酷爱收藏,在他的书斋天籁阁中收藏有众多法书名画。这样的一个藏品天堂无疑是仇英摹画的绝佳之地。

两幅不同的画作

在项元汴家中,藏有一幅宋人画《松涧山禽图》,仇英照此图摹成《临宋人画册》中的《鸂鶒松泉》,上图展示的正是这两幅画作,各位能看出其中的不同嘛?又是否知道哪一幅为仇英摹画呢

答案揭晓:右为仇英之作,是不是几可乱真?也足见仇英深厚的临摹功力。

“好风凭借力,送我入青云。”仇英的一生,由出身贫寒的漆工到为人推崇的画坛名家,可以说是一条借力入青云的逆袭之路。所借者:一为苏州文人提携之力;二为江南藏家资助之力。但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他自身后天勤勉之力。诸力合推,仇英终成一代吴门巨匠。

柳下眠琴一梦真,

清明河上绘红尘。

桃花坞里丹青手,

十洲风韵画中存。

展览开始之日,苏州博物馆邀您来馆亲鉴“十洲高会”之精妙。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