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资讯> 正文

漆艺“传统味儿”正在消减 创新能否破解传承困境?

来源:欢心资讯网
  

  新华网太原9月12日专电(记者 王学涛)大漆之美,坚牢于质,光彩于文。正在此间举行的第二届山西文博会上,平遥推光漆器、徽州菠萝漆器、北京金漆镶嵌漆器……展示了中国七千年漆艺文化的博大精深。漆艺大师们更是相聚在山西太原,共同探讨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创新。

  传统漆艺遭遇现代困境

  平遥推光漆艺有2000多年历史,以用手掌推出光泽的独特工艺著称于世。真正的、传统的推光漆器使用的是天然大漆,这也是这项技艺的精髓所在。

  “天然大漆有一定稠度,考验人的手上和眼里功夫,到陕西、四川、贵州等地买来后,要自己过滤、脱水、加辅料,还要在温度、湿度都标准的‘阴房’中晾干,制作一件小工艺品都需要两三个月。”平遥推光漆髹饰技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薛生金说。

  正是受天然大漆原料少、制作成本高、周期长等因素影响,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工艺品大多使用的是化工漆。

  除了漆器制作的“传统味儿”正在消减外,有些漆艺种类还面临传承困境,年轻人不愿意参与。

  雕漆技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殷秀云说,她从事这个行业已经有48年之久,虽然近70岁仍然坚持每天雕刻。她说,雕漆有1600多年的历史,在元明清三代曾作为国礼。它是用天然大漆在一个器型上涂上几十遍甚至几百遍进行浮雕,色彩是纯正的中国红。

  “雕漆是土生土长的中国独有的艺术,制作工艺非常复杂,一件简单小器皿需要制作7个月至一年时间,复杂的屏风等大作品则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年轻人不太愿意学,传承濒危。”殷秀云说,在北京,雕漆从业者有百余人,其中老师傅占三分之二,年轻学徒仅有三分之一,她对雕漆的未来非常担忧。

  传承需要“水滴石穿”的精神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福建省美协理事王和举认为,现代不少漆器制作者创作出的作品缺乏个性,用大漆用得被动,究其根源是对大漆认识不足。如果对传统工艺没有很好的传承,这样的创作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一切艺术创作离不开抒情,艺术家看到美的事物会感动,会有灵感,否则就会视若无睹。因此,只有对漆艺热爱才有认识它、运用好它的可能性。”王和举说。

  徽州漆器髹饰技艺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甘而可表示,传承传统工艺需要有水滴石穿的精神。他说,自己试制成功当地久已失传的菠萝漆制作工艺,用这种工艺制作出的漆器表面是光滑的,细看又有不规则的非常美丽的纹理。

  “想当年在工艺厂一坚守就是七八年,没有多少收入,那种坚持是很难的。但只要锲而不舍地专心做一件事,不被名利所诱惑,就一定会水滴石穿。”甘而可说,菠萝漆制作工艺曾很长时间处于消亡境地,他通过十多年努力,终于把这项技艺恢复过来。

  殷秀云对此也有深刻体会。她说,雕漆经营不好的时候,一些企业把雕漆生产车间取消了。她就到一家乡镇企业去上班,每天早晨五点出发,需要换5次车用近4个小时才能到企业去。并且一个月工资仅300元,还不能保证按时发。

  “最困难的时候厂子里都发不了工资,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这个厂子能让我和雕漆对话,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殷秀云说。

  创新是漆艺振兴之路

  金漆镶嵌是中国传统漆艺的重要门类,距今已有数千年历史。它所表现出的珠光宝气、雍容华贵,体现了皇家的大气,是带有浓厚“京味儿”的工艺品。清王朝解体后,这门原本主要为宫廷服务的漆器工艺逐渐传向民间。

  北京金漆镶嵌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柏群说,公司近60年的发展过程中传承了漆艺的一个流派即金漆镶嵌,也积累了一整套应对市场变化,特别是在逆境中求生存发展的经验。在今年这个不景气的市场环境下,公司依然超前完成了销售计划和目标。

  柏群分析说,主要是在产品生产上坚持走多元化和创新之路,深度挖掘文化内涵。他介绍说,现在公司生产的产品有八大类千余种,当市场不景气时,他们就着力推动中低端漆艺产品的销售。此外,他们还在漆艺创新上下了很大功夫。除了保持传统工艺外,他们还把现代的、欧洲简约大气、舒适的元素融入传统产品中。

  “比如说漆柜,工艺技术是传统的,但打开漆柜后发现它是现代化做法,这样的创新产品很受市场欢迎。”柏群说,近两年来,公司还注重去深度挖掘它的历史文化信息,有了内涵后,更受人们喜爱。

  平遥推光漆髹饰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梁中秀说,要把传统工艺与创新理念结合起来,用现代人的理念和审美观点去创新漆艺。虽然现在做平遥推光漆器的人多了,但是一定要向品位化发展,保护好地域特色。

  (编辑:赵萌)


电竞教育 https://www.supergen-edu.com/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