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资讯> 正文

并非忽悠?燃油税猫腻多、税太重

来源:欢心资讯网
  

  ——毫无疑问,此次发改委有关人士在“燃油税”问题上的乾坤大挪移功夫学的是炉火纯青,使得是恰到好处!

11月18日应该被铭记,因为当日有关我国将“马上”开征燃油税的消息成为了热点,而且,有关讨论一直到今天也还远未停息。这一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当日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对某报的一番谈话,但是,让我们疑惑的是,这一谈话的版本众多,关于其解读的版本也为数不少,仅举两例,猫腻随生:   韩文科11月18日向英文《中国日报》透露,中国政府将“马上”开始征收燃油附加税。并且向记者解释称,马上的意思,“就是很快”。他说:“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要择机尽快征收燃油税,具体方案早已上报。”

对此,为了强调开征燃油税的确迫在眉睫,另一家报纸则直接宣称“燃油税开征锁定12月1日,与油价改革联动”,因为该报从发改委相关人士处获悉,“目前相关部委在开征燃油税的内部讨论中,给出了一个非常紧迫的时间点——12月1日正式开征的可能性比较大”,并且还引证了北方某省财政厅的处长已经立刻出发去,附加的解释是此行主要就是讨论燃油税开征的问题云云。

显然,燃油税推出之日貌似言之确凿。可惜,针对12月1日这个“窗口时间”,质疑的声音马上传来:“12月1日开征是不是仓促了点?2008年的养路费都已经基本收上来了。”一位东北地区国税局官员说,(退起来多麻烦)“2009年1月1日开征比较合理”。

同样是这位专家,11月18日又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开征燃油税应该是快了,但具体时间还不知道。”而为了强调燃油税开征的紧迫性,20日另一家报纸则援引了全国交通厅局长提前进京开会的消息,并直问此举是“聚议燃油税”?因为按照惯例,“2009年全国交通工作会议”这种布局全年工作性质的工作会,通常应在当年的1月中上旬举行,而今年的这一会议,却提前到了11月。

显然,这明白说了是让你自己去思考是否“与交通运输部门利益攸关的燃油税改革方案将成为会议焦点”?换句话说就是燃油税,“狼”真的要来了。可惜,19日来自交通运输部新闻处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则是:“外界传言的全国交通厅局长进京开会,并非商讨燃油税问题,而只是召开2009年的全国交通工作会议,至于燃油税何时开征,到时会统一发布消息”。

按照常理,一位专家要同一日接受几份报纸采访,想来应该是所研究的问题取得了非比寻常的进展,比如有望获得诺贝尔奖什么的,或者就是开了新闻发布会才有那么多媒体到场,再不然就是别有用心了。

  试问:那么,韩氏专家到处发表这番言论的用意如何呢?

韩氏专家是何许人也?其层次很高,说话很权威吗?能源研究所只不过是发改委下属的由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归口管理的一家三级科研单位,为什么他所发表的关于燃油税的言论貌似非常权威,好像比以前发改委主任副主任、财政部长、税务总局长发表的还要受到关注呢?——但很显然,韩氏专家的言论绝对无法代表发改委,那么,是不是现在说了以后可以否认不算数?不远就在11月1日,国家发改委不就出面正式否认了“油价下调20%、燃油税同步推出”的一则市场传闻?

发改委有没有自己的发言人,为什么这种事关重大的言论可以由各个子单位的人员随意发表?“马上”到底有多快,是骑自行车的马上,还是开汽车的马上又或者是乘飞机的马上?——如果马上就是明天的话,那么今天购进的免税燃油显然比明天买进的含税油要便宜得多,这就好比炒股时大股东告诉你某只股明天将宣布大利好一样。这恐怕是泄密了吧!

  我们注意到:

韩氏专家发表言论之时,正值国民期盼燃油降价,质疑发改委不作为的关头,此举是否有转移舆论风向,暂避公众质疑之嫌?

  我们也看见:

韩氏专家所代表的能源研究所一直在为推动燃油税进程不遗余力,早在今年7月10日,该所在北京“低碳经济与能源市场化”论坛上公布的《中国2050年低碳情景报告》中就建议中国政府在2008年起实施燃油税征收,并在2020年提高到4~5元/升(注:此举若成行,不知道质疑本人上篇文章数据的朋友还有疑问吗?)

也是,在其位谋其政,卖炭的愿天寒,洗车的盼下雨,能源研究所虽然不能平白制造能源,但想方设法让你少用能源,节约的同时还增加税收,何乐而不为呢?当然不消管你是否冷得感冒,会否淋雨心情糟啦   不过,“用经济手段”扼制高能耗真的可以吗?正如某蒋姓院士呼吁对每人每月征收20元呼吸税一样,20元收了,地球就凉了?!古先生说,“高级学者们的想象力的丰富,如今都想到要课征呼吸税了,看来税源真的是快要枯竭了”。懂了。

  我们还看见:

韩氏专家话音刚落,业界就爆出“中国油价迟降一天,两大石油巨头可多赚三亿元”!以及“燃油税改革方案明朗,过路过桥收费不并入”等消息。

最初的燃油税改革方案曾一度提出,要以海南经验为基础,将养路费、过路费、过桥费、运输管理费等诸多交通费用全部纳入其中,但现在因为有所谓的“反弹效应”,而相悖于节能减排的目的。

其实真的原因是什么呢?是过路、过桥费全部并入燃油税中,意味着有大量交通收费将转换成税收,并进入国库不再主要由交通部门来征收和使用,大量收取养路费、过路过桥费的“高工资”人员的身份转换问题。

还用再多说吗?不并入过路过桥费的燃油税,将到100%的燃油税,您还欢迎吗?

做人要厚道,做事更要厚道!否则,如此高的燃油税将成为车主无法承受之重!


维密社交新零售 http://51sole1369898.51sole.com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