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闪婚娇妻要休夫by南棠

来源:欢心资讯网
  

男女主角叫做乐烟儿夜廷琛的小说名叫《》,这里提供南棠编写的小说最新章节。夜廷琛说话的时候,冰冷锋利的眼神居然软化了,薄唇也微微上扬,明显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闪婚娇妻要休夫》精选:

“怎么,不喜欢?”

夜廷琛说话的时候,冰冷锋利的眼神居然软化了,薄唇也微微上扬,明显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欧延西一脸见鬼地扭头看了看白敬辰,发现他的表情和自己一模一样。

夜廷琛从小到大都是当做继承人培养的,喜怒不形于色,简直像冰山一样,就连对着他们两个发小的时候,也是勾勾唇就算给面子了好吗!

可是他居然会在跟一个人打电话的时候,这么温柔!这么高兴!

这是连夜夫人都没有的待遇啊。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事好吗!你你你给我买那么多衣服干嘛啊,有钱就能瞎浪费吗!”

听到乐烟儿的声音气急败坏,夜廷琛几乎可以想到她说着这些话时小鹿般的大眼睛是怎么样的灵动。

“你穿了就不浪费了。”

旁边的两人真是被吓得不轻,夜廷琛这是在说情话?!

白敬辰简直想去翻手机里的万年历了——今天到底他妈什么日子啊?

乐烟儿听到这句话也愣了,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们是假结婚,但是毕竟在夜家人眼里,她还是他的妻子,他是不是怕她在夜家人面前丢人?

她只能这样理解了。

“一会去接你吃饭。”

夜廷琛看到欧延西和白敬辰挤眉弄眼的样子,不想让他们看戏,最后交待了一句就挂了。

“哥,有情况啊。”白敬辰挑眉。

“大哥,你别想骗我,我听得真真儿的,女的!”欧延西满脸了然。

夜廷琛让服务经理取来西装外套,拎起外套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时,想起什么似的,对里面两个人道:“这是你们嫂子,下次介绍。”

总统包间里的两个人石化了。

许久。

“咱哥什么时候结的婚?”

“我也懵逼啊!”

******

夜廷琛回别墅接了乐烟儿,她发现他没开之前的迈巴赫,换了辆红色的法拉利,配他一身挺括的黑西装,简直是骚得不要不要的。

“想吃什么?”夜廷琛随意地问。

“随便,我不怎么饿。”

其实乐烟儿现在真没什么心情吃饭,她觉得从遇到夜廷琛开始,一切事情都脱离了她预想的轨道,走到现在一步,多了一个丈夫,她还是觉得很不真实。

夜廷琛没再问,直接带她去了一家本市有名的贵宾制私人海鲜会所。点了帝王蟹、海鲜、刺身还有滋补的汤煲,卖相极好,本来乐烟儿还没什么感觉,菜一上来就饿了。

咕——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安静的高档餐厅格外显眼,乐烟儿条件反射地捂着肚子,尴尬地抬起头,却见夜廷琛的目光正落在她身上。

丢脸丢大了……乐烟儿一瞬间窘得想把脸藏到桌子底下。

她知道夜廷琛非常重视礼节,他无论是走路还是坐着,都严格遵守着贵族礼仪,估计会觉得她这样的“妻子”很丢人吧。

“不怎么饿?”男人低醇的声音响起,重复她刚才自己说过的话,打趣着她,还带着些笑意。

“啊……”乐烟儿尴尬得脸都有点红了,“现在有点饿了。”

“Waiter——”夜廷琛轻轻招手,唤来服务员,“这桌餐品加急。”

说着,拿出一张至尊卡。

服务员知道,至尊卡可不是花钱能买到的,一共只有三张,都是老板非常好的朋友,非富即贵,连忙应了,把卡接过去。

乐烟儿没想到他并不是真的嘲笑她失礼的行为,而且还帮她催餐,一时间心中松了口气,又有些开心。

那张至尊卡的效果立竿见影,十分钟内他们点的餐点就全部上齐了。

乐烟儿目瞪口呆地扫了眼人满为患的餐厅,好多比他们来的早的人的餐都还没上,要知道,这家餐厅人均消费是三千,还是需要老会员引荐的会员制,对地位和身价都有要求,可是夜廷琛居然能在这些有钱人中插队,乐烟儿又一次感觉到她这个假老公身份真的不一般。

“不是饿了吗?吃吧,不够再点。”见她不说话若有所思的样子,夜廷琛开口提醒。

平淡的一句话,却充满了宠溺的味道。

乐烟儿连忙点头,对他笑了一下,开始左右开弓和帝王蟹战斗。

入口了才知道,贵真的是有贵的理由,这里的海鲜味道好吃得简直不可思议。

乐烟儿是真的饿了,忙着吃,没有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夜廷琛几乎没怎么动,深邃的凤眸一直紧紧盯着她。

具体点,是盯着她因为吃东西而不断开合的红唇,和若隐若现的粉舌。

他还记得在民政局吻她的时候,那个味道,真是让人难以忘怀。

在皇廷的那个小模特未必没有她漂亮,可是当那个模特靠近他的时候,恶心的感觉简直无法忍受,可是和她在一起时,他却觉得欲望难以克制,随时随地都想把她办了。

那种销魂得感觉,让他无比燥热。

大概是因为他的眼神太过炙热,乐烟儿吃到一半,抬起头对上了那双勾人的凤眸,有些不自在地放下手中的蟹钳,问:“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

他表面仍然是冷淡的样子,其实心里痒得要命。

他饿啊!可是他不想吃海鲜,他只想把她拆分入腹啊!

看到他完全没有收回目光的意思,乐烟儿犹豫了一下,问:“我的吃相是不是不太好?”不然他干嘛一直盯着她看。

夜廷琛被她奇特的想法逗笑了,薄唇勾起一个迷人的笑弧,冰冷的眸光也显得有些温柔:“不,你的吃相很好,很诱人。”

诱惑得他,想咬住她丰润的红唇。

乐烟儿却有些奇怪,诱人?这是形容吃相的词吗?不过,他应该没有必要骗她吧,既然他说她没有吃相不好,那就当做是这样好了。

一顿饭,在两人暗潮涌动的氛围中结束了。夜廷琛点了很多菜,他自己又没怎么动筷子,乐烟儿再怎么能吃,还是剩下了一大半。

“吃饱了吗?”夜廷琛见她拿起纸巾擦嘴便问道。

乐烟儿点头,扫了一圈桌上剩下的海鲜,有些心疼:“还剩这么多呢,我们打包吧?”

打包?这个词对夜廷琛实在是太新鲜了。

“你想吃我随时可以带你过来。”

乐烟儿摇头:“不是啦,太浪费了。打包回去,我明天去公司的时候可以放进便当里吃。”

夜廷琛微微眯起眼,表情实在称不上是愉悦。

是什么让她认为,他夜廷琛的女人,居然需要吃剩菜?

乐烟儿敏锐地感觉到对面的人气场又有点冷,她暗自反应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太给他丢人了,连忙道:“算了算了,不打包也行。”

她不太想面对这个诡异的气氛,咬了下嘴唇,说:“我去下洗手间。”

夜廷琛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然后思考,她是不是有点不高兴?就因为他不让她打包吗?

这么点小事,他并不想惹她生气。

于是抬头漠然喊道:“Waiter,打包。”


长沙到株洲拼车 http://3162960.shop.liebiao.com/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