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一场悲欢半生痴缠沈寒诺宁佳微小说试读

来源:欢心资讯网
  

一场悲欢,半生痴缠第1章大婚

新婚夜。

宁佳微的大红盖头猛地被人扯下,这动作太过突然,她有些始料未及,惊魂未定的抬眸看他。

沈寒诺的唇角勾起,冷冷地看着她道:“怎么,才一见到本王就开始做戏了?宁佳微,你这攀龙附凤的心思,还真是一点没变。”

宁佳微被这话砸的措手不及,“什,什么?”

“还装!”

沈寒诺只觉她这个样子刺眼极了,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神色讥诮。

“你说说,你用这种神情欺骗了多少人呢!三年前你弃我于不顾,狠狠践踏我最后的尊严,没有想过我能东山再起,能回来吧!”

宁佳微愣愣得望着他,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

发生了什么?

她何曾践踏过他?

“诺,诺哥哥……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怎么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紧抿了下唇,“今日是我们大喜之日,你为何还要娶宁佳茗?”

曾经,他不是答应过她,一生只娶她一人么,如今怎么……

而且他明明也知道,她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宁佳茗!

他怒急,“你闭嘴,你这种女人怎么配提起佳茗!”

“佳茗?”

他们什么时候这般亲密了?

宁佳微难以置信的看他,“三年了,我等了三……”

“闭嘴!”沈寒诺猛地扼住了她的脖颈,眼神凶狠道:“你还有脸跟我提三年前?”

三年前的他多可笑啊,他沈家刚失势,她立刻就送来了退婚书,而他竟然傻到以为她有苦衷,跪在她宁家的大门口几天几夜,就只为求见她一面,大雪一直在下,他差点冻死街头,可她呢?

她连面都没露,只送来一封羞辱信!

“呵!”他嗤笑一声,眼神极冷,“想必你还记得三年前说过的话吧!”

说着,他的手用力一扯,锦帛应声而碎。

宁佳微顿时惊怒交加,“诺哥哥……”

话未说完,沈寒诺带着不可抗拒的威势,径直压下,“连狗都不如是吗?就算本王是癞蛤蟆,你也不会是那白天鹅!”

宁佳微完全没有机会反抗,更没有机会质问,只能任由他羞辱。

不知过了多久,沈寒诺穿戴整齐,俯视着双眼无神的她。

“宁佳微,这才刚开始,你欠本王的……”

“本王必会一一拿回!”

……

翌日,大雪纷飞。

宁佳微有腿疾,这般寒冷的天气,膝盖发疼的厉害。

她独自坐在桌前,双眸失神的望着一门之隔的漫天飞雪。

直到视线之中,出现了一对相拥而来的壁人,她的眼眸才有些酸涩的眨了眨。

她站起身,目光落在他们交握的双手上,微微屈膝,“王爷。”

沈寒诺连眼角余光也不曾给她,揽着宁佳茗径直略过她。

被沈寒诺扶着坐下,宁佳茗状似为难地看向他,柔声道:“王爷,姐姐……”

沈寒诺冷声道:“王妃好歹是名门之后,却如此敷衍的向本王行礼,怎么,是看不起本王吗?”

说着,他的黑眸如利剑般射向她。

宁佳微紧抿双唇,语气平淡的道:“不知佳微如何行礼,王爷才会满意?”

沈寒诺还没说什么,一旁的宁佳茗便语气轻柔的开口:“不如姐姐就跪拜叩首吧,这样,也可让王爷知道姐姐的诚意呢。”

说完,她娇娇软软的朝沈寒诺撒娇道:“是不是呀,王爷。”

“爱妃所言极是。”沈寒诺抬手拿起桌上的热茶,冷然道:“跪吧。”

宁佳微的婢女翠儿有些担心的出声:“小姐……”

小姐三年前落下腿疾,今日又是下雪天,必然疼的很,下跪岂不是更疼……

宁佳微掩在袖中的手紧紧握着,到底没说什么,面朝着沈寒诺,缓缓地跪下。

她双眸直直地望着他,重重的叩向冰冷的地面,“恭候王爷。”

沈寒诺双拳紧握着,冷冷的看了她好一会儿。

宁佳茗夹起一块桃花酥,送往他嘴边,“王爷,尝尝这块桃花酥,可好吃了。”

沈寒诺咽下到嘴边的话,神色莫测地看了宁佳茗一眼,咬下了嘴边的食物。

见沈寒诺迟迟不发话,翠儿心急如焚。

不知过了多久,宁佳微的额头早已布满了细密的冷汗,一道冰冷的声音才在耳边响起。

“起来吧。”

“多谢王爷。”宁佳微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如此,佳微就不打扰王爷与宁……茗侧妃用膳了,佳微告退。”

说着,她又朝沈寒诺叩了一头。

沈寒诺眸色一深,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在宁佳微直起腰板后,翠儿急切的上前慢慢扶起她,眼中都浸满了水光,忍不住狠狠瞪了宁佳茗一眼。

都是这个女人!

“王爷。”宁佳茗仿佛受到了惊吓,身子一斜依偎进了沈寒诺怀里,“王爷,姐姐的婢女好凶啊……”

“大胆!”沈寒诺面若寒霜,“敢如此看着府中主子,你这奴才的双眼要来何用?来人,给本王挖去她的双眼!”

闻言,宁佳微苍白着脸,踉跄的站起身。

她将翠儿护在身后,请求地看着沈寒诺,“王爷,都是佳微管教不严,佳微此去必会好好管教于她,还请王爷大人有大量,饶了翠儿吧。”

“如此不知礼数的奴才,若是不好好管教一番,岂不是令本王的爱妃受了委屈!”沈寒诺的语气不容反驳。

宁佳微愣愣地看着沈寒诺,心脏忽地一阵钝痛……

沉默片刻,她握住了翠儿因害怕而发抖的双手,“既是佳微的丫鬟,也是佳微并未管教好她,王爷要罚就罚佳微吧,求王爷饶了翠儿。”

“既然你如此犯贱,本王便成全你!”他抬手,指着外面漫天的白色,毫无感情地道:“去,跪上一个时辰。”

见她眸光依旧平淡,沈寒诺一字一句,说完了后面的话:“解下棉裤!”


英国艺术预科费用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3815/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