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男主角是霍九卿女主角是慕宁的小说阅读-风月不知你爱我小说

来源:欢心资讯网
  
风月不知你爱我第9章 慕团团,父不详

慕宁的脸色顷刻间白了下去,“还是……不行?”

她手掌摸向肚子,焦急而绝望。

“又没怀上吗?那怎么办,他要跟我离婚,我没机会了!”

慕宁说着,她已经泪流满面。

“我不怀上他的孩子,团团怎么办?她才四岁,我不能看着她死,心可,你帮帮我,我求你了!”

楚心可认识慕宁很多年,此时看着慕宁也有些唏嘘感叹。

两年前商界翘楚霍九卿高调宣布已婚,让整个东城哗然。

可是谁曾想到,他的隐婚妻子慕宁,还有一个未婚先孕生下来的女儿。

最主要的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不是霍九卿!

如果这件事爆出去,会比昨天慕宁爬城更加引起轰动。

但楚心可也知道,没有这个孩子,慕宁也不会在两年前屈从于霍九卿的逼迫。

楚心可抓住慕宁的手,想给她一点安慰。

“我们还有时间,应该还能找到血型匹配的人。”

“我没机会了,心可。”

绝望笼罩在慕宁的头顶,“全国RH阴性AB型的血液拥有者不超过10个,我连他们在哪里都不知道,要不是你无意中知道霍九卿的血型和团团一样,我们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

慕宁抬手捂住濡湿的脸颊,只觉得上天在和她开了一个太大的玩笑。

终于出现了一个和女儿血型匹配的人,却是霍九卿。

而她嫁给他两年,他的无视让她明白,那个男人是不可能捐献骨髓给她女儿的,更何况现在她的父亲还杀了林心晴,霍九卿恨不得让她下地狱。

除非,她生下一个和他血脉相连的孩子,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可是,霍九卿要跟她离婚了,又怎么会再碰她,她也再不会生出和团团一样血型的孩子。

“这次确实不行,但刚刚我有提取那你体内他残留的体液样本,如果到了最后还是无法正常怀孕,我们可以选择人工受孕。”

慕宁听到闺蜜的话,抬头急切地回握住楚心可的手。

“你说什么?你刚刚从我体内提取了他的……”

慕宁有些难堪,却更急切。

楚心可解释道:“我也是多做点准备罢了。”

毕竟昨天霍九卿对慕宁的厌恶,轰动全城。

“那希望大吗,我可以现在就做试管婴儿的手术!”

“阿宁,那是下下策,毕竟样本不是专业提取,存活率会极低。”

慕宁抿唇,心起起伏伏太多次,可是这样的回答,依然让她难以承受。

楚心可犹豫了一瞬,问道:“阿宁,你真的对孩子的父亲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如果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治疗的机会就会更大。”

病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慕宁的身子也随着楚心可的话僵硬住。

孩子的父亲吗?

十八岁的生日,身为贫困生的她第一次走进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

朋友们集资为她庆祝生日,可是最后,她却在那天被陌生人侵犯,连凶手都没有找到。

她不敢报警,怕同学们耻笑,可后来却怀了孩子。

贫穷如她,连看医生的做人工流产的钱都没有,只能看着肚子一点点鼓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感受着胎动,到最后瞒不住身子,被学校开除,绝望地生产。

可那个侵犯她的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我会再想办法,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团团。”

无菌病房的门外。

慕宁将脸上的泪水擦干,这才笑着走了进去。

“宁宁,你终于来看我啦!”

一个淡蓝色的小身影飞快地从病床上跳了下来,风一样冲进慕宁的怀里。

“你都多久没来看我了,快说,你是不是准备把我扔掉!那你就没有可爱又乖巧的女儿了哦!”

小团团四岁多了,比同龄的孩子更加聪明懂事。

她穿着一件宽大的淡蓝色病号服,瘦瘦的小脸有些苍白,头顶上包着一个柔软的小帽子。因为治疗她早已掉光了头发,显得额头大大的。

慕宁直接将小家伙从地面抱了起来,女儿的小胳膊就迫不及待地圈住了慕宁的脖子。

慕宁笑着道:“妈妈也想你,但是妈妈还要工作啊,不工作的话,妈妈怎么挣钱给团团买小蛋糕吃呀。”

慕宁低头亲了亲女儿的小额头。

孩子又瘦了,她心里难受,脸上却努力挤出笑容。

团团搂着妈妈的脖子,有些生气,“我以后再也不吃小蛋糕了,我就要妈妈多多陪着我!”

说着,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前几天段小天说宁宁一直不来看我,是不要我了,我们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知道我家宁宁对我多专一!”

慕团团口中的段小天是同住在病房里的另一个小男孩。

也是血液病,但是情况比团团要轻很多,如今得到了父亲的骨髓,已经即将痊愈。

两个小孩子经常在一起玩闹。

慕宁的心更加难受了。

有时候人很怕对比,同样的病,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得到很好的救治,而她的团团却到现在都活在病痛里。

她心里难受至极,低着头又亲了亲怀里的小宝贝儿。

“团团,妈妈说过很多次了,不能和别的小朋友打架,而且你和天天一直都是好朋友,天天就快出院了,我们要祝福他才对。”

团团趴在妈妈的肩膀上像个树袋熊,低着头不肯说话。

慕宁轻轻拍着女儿的肩膀,然后带着她去了隔壁的病房。

“我们去和天天讲和,请他吃小蛋糕!”

“好吧,我听宁宁的,但是他要跟我道歉我才能原谅他哦!”

慕宁笑着摇摇头,抱着孩子向隔壁的病房走去。

不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走廊对面,看着母女两个人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温医生,你在看那对漂亮的母女俩吗?孩子妈在我们医院很火的,长得确实好看!”

温臣言收回视线,笑着对身边的学长道:“我记得中心医院没有儿科。”

“那孩子病得不轻,没办法,整个东城只有中心医院的设备最齐全。”

“是吗。”温臣言嗓音清润,却淡淡的,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很严重的血液病,又是极为稀有的血型,匹配的血清和骨髓都很难找,现在只是拖着罢了。”

温臣言闻言抬眸,“孩子的父亲呢?”

他不信霍九卿会看着他亲生女儿死。

“哪里有什么父亲,总是孩子妈一个人过来。”

中心医院的主任一边看手上的病历一边感叹,“据说孩子的父亲不详,可慕小姐也不像是个私生活混乱的人。”

同事轻轻叹息,接着查房,他没注意到身后温臣言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淡。

“不过臣言,你现在既然回家接手家里的产业,又自己开了医院,以后可以多多投资做些血液病的研究,也算是没辜负老师的教导。”

“这是自然。”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