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盛宠之三少追妻成瘾小说

来源:欢心资讯网
  

给大家带来顾倾宸慕衍全文免费,看呗免费为您提供《》顾倾宸慕衍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顾倾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招数逼自己乖乖就范。

《盛宠之三少追妻成瘾》精选:

两年前。

十五岁的顾倾城正坐在院子里,伏在母亲腿上,听母亲讲着父亲曾经白手起家的故事。

“小姐,这是李嬷嬷今早出门前嘱咐我给您做的糕点,您尝尝好不好吃?”顾倾城对糕点这类食物情有独钟,不管是什么口味的,她都喜欢吃。

母亲总是喜欢打趣她说,像是一只喜欢吃甜食的小猪。这一点,顾倾城也不想否认,小猪就小猪吧,反正她就是喜欢吃。

“母亲,您也尝尝,”顾倾城给顾母递了一块过去,又给身旁的小婢女递了一块,惹得小婢女受宠弱惊地连退了两步,“奴婢不敢,小姐您和夫人品尝就好。”

顾倾城娇嗔一声,“母亲,您看。”

顾母笑了笑,看向小婢女,“无妨,小姐请你吃的,你就吃吧。”

小婢女这时才敢接下,“谢谢夫人,谢谢小姐。”

“我父亲回来了吗?”顾倾城问,这段时间顾家的生意忙,顾父总是早出晚归的,见到父亲的时间一天加起来也没两个时辰。

“老爷回来了,刚刚给送了一些到书房里去了。”

顾倾城轻跳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裙摆,“我去找父亲。”

“慢点,”顾母出言提醒,“女孩子家家的,要有点女孩子的模样,不然以后哪个婆家敢要你啊。”

顾倾城扮了个鬼脸,因为母亲的这句话,不自觉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清晰,又逐渐变得模糊的少年的模样。

书房里,顾父正在书桌前认真地拨弄着算盘,渐渐地,眉间深皱着。原本嘻笑着的顾倾城瞬间就收起了笑容,站在半掩着的门口,探着身子,弱弱地唤了一声:“父亲?”

顾父收起愁容,朝顾倾城扬扬手,“是城儿啊,过来!”

顾倾城双手背在身后,脚步轻盈地走了上前,“父亲,城儿见您眉间深锁,可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

“只是生意上的事,”顾父淡淡一笑,换了个话题,“听你母亲说,近来字练得可是颇有进步,确实如此吗?”

顾倾城得意地扬了扬下巴,“当然,我可是您的女儿,自是不会差到哪里去。”

顾父笑了笑,捋着胡子,“城儿也长大了,为父是该给你物色个好人家了,说说看,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城儿喜欢的,定将是气宇不凡的男子。”

“哦?”顾父挑了挑眉头,“看来,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城儿已经有意中人了?”

顾倾宸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不跟您说了,我要去跟母亲说。”

小女儿家的姿态,脚尖一跺,提着裙摆便小跑着出去了。

只是这样的宁静维持不了多久,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预料时,顾家门口传来一阵喧嚣。

“去看看,大晚上的是什么人在外面吵闹?”

顾父的命令刚传下去,管家还没有来得及去一探究竟,顾家大门直接被踹开,一窝蜂的人手里举着火把,井然有序地闯进了顾家大院,站成了两排。

所有人都被突然其来的阵势给怔住了,包括顾父,“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强闯民宅?”

眼下新朝建立已稳定,可明里暗里难免还存在着许多不安分的前朝分子,但是像现在这样大张旗鼓的,未免还是大胆了一些。

“哈哈哈哈哈哈,”顾父话音刚落,一男子气昂昂迈着大步向前走了进来,眼神朝四周扫了扫,看到被顾母护在身后的顾倾城,眼里的目的昭然若揭。

“顾老爷这话说得有意思,眼下是天枢皇朝,这天底下的一草一木,都是我慕容家的。”

慕容家?顾父两条腿瞬间发软,险些没站稳。

“你……你是?”

“在下慕容翌,天枢国二皇子。”说着还人模人样地朝顾父掬了个礼,紧接着目光灼灼地望向顾倾城,“顾小姐,别来无恙啊!”

顾倾城怒视着面前的男子,一看阵势就知道是来者不善,前段时间她和婢女出门上街的时候,两人碰见过一次,慕容翌当面还扬言要娶她为妻,顾倾城气不过,当面直接反驳,将他羞辱了一番。

只是今时今日再见面,他竟是高高在上的二皇子,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二皇子认错人了。”顾倾城淡淡应了一句。

顾父若有所思,毕恭毕敬地问道:“不知二皇子深夜来此,所谓何事?”

“呵,”慕容翌长袍一甩,睥睨着所有人,“接到举报,顾家窝藏前朝分子,顾老爷,你可知罪啊!”

他的话说得极轻,可说的内容却直接将顾家老老少少吓得全都跪到了地上,他们不过是平常百姓,可担待不起这个罪名了。

“二皇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了,顾某一家只是循规蹈距的生意人,一心归顺朝廷。怎么敢和当今皇上作对的,就算是借我一万个胆子,顾某也不敢哪……”

慕容翌听着他为自己的辩驳,神情平淡,直到顾倾城挣脱开顾母的维护,跑到他面前,眼里立即有了光。

“你说我们窝藏前朝分子,证据呢?总不能你说是,就是吧?”

慕容翌伸手欲要抚上她的脸庞,被她先一秒避开了,脸上又是一副戾气的样子,“本皇子亲临,就说明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所有敢窝藏前朝分子的,就是跟天枢皇朝作对,本皇子就可以奉父皇的命令,对你们满、门、抄、斩!”

他的话,一字一句地砸在顾倾城的心窝里,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

慕容翌俯身靠近她,冷声一笑,“想怎么样?我以前上次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慕容翌,你卑鄙!”顾倾城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招数逼自己乖乖就范。

“卑鄙又怎样?顾倾城,你不是我的对手!”

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是不是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就可以放过我们一家人。”

“早个几天前,你要是有这样的觉悟就好了,”慕容翌得意一笑,顿了一下,“如今我改变如意了,你们顾家窝藏前朝分子的罪名已成立,就算我想改也改不了了,还有,你,也逃不了。”

说完,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


墙面 漆 http://chenyang.com/shuiqi/jiazhuang/qiangmianqi/

欢心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