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正文

余生挚爱是清浅(宁清浅叶修泽)阅读

来源:欢心资讯网
  

《》小说主角是宁清浅叶修泽,这里提供余生挚爱是清浅宁清浅叶修泽小说,余生挚爱是清浅主要说的是。叶修泽的脸越来越黑,一只手控制着她的挣扎,一只手把在方向盘上,脚下的油门也越来越重,一打方向盘,抄入一条偏僻的近道。

《余生挚爱是清浅》精选:

宁清浅心中乱成一团,她有委屈,也有怨恨,可她深知眼前这个男人多么擅长心理战。

养母只是太过气愤才着了道,等她冷静下来,自然会想明白。如果自己因为被冤枉而真地交出秘方,她一定会伤心自责。

见她白着脸不说话,叶修泽眼里迸出了火花,薄唇暴虐紧抿,“好,我明白了。”

说着,猛然用力,紧抓住宁清浅的手腕,一言不发往外拖。

“你、你要带我去哪?”宁清浅慌了,使劲用脚尖勾地,双手把着门框,“……不要,我不要跟你走。”

可她如此瘦弱,哪敌得过男人的蛮力。勾住门框的手指被一根根掰开,整个人直接被双脚离地拎了起来,叶修泽面无表情,不顾她的哭喊,将人打横抱起。

“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我、我还没有作出选择,你不能带我去医院……”宁清浅握着拳头疯狂捶打。

另一只手也被扣住,男人的大手像手铐一样将她死死钳制。

叶修泽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雄狮,眼神阴鸷而危险,“还需要选择吗?逃出医院,逃到这里,你的行动已经选择了蓝京?既然作出了选择,就要承担后果。”

“不,没有,我没有选蓝京,不要,不要动我的孩子……”

宁清浅又踢又咬,可那双大手,始终如同一把挣不脱的铁钳,抱着她走出医院,塞进车里,绑上安全带,油门一踩,冲了出去。

夜色中,黑色的宾利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浓重的黑暗中风驰电掣。

宁清浅知道这一去就死定了,所以疯了般地哭泣哀求,拍打车门想要跳车。

叶修泽的脸越来越黑,一只手控制着她的挣扎,一只手把在方向盘上,脚下的油门也越来越重,一打方向盘,抄入一条偏僻的近道。

突然,“喵”地一声,昏黄的小道上跳出一只野猫,疾驰的速度来不及控制,宾利车一个打滑,“轰”地撞上了路边的石壁。

电光火石间,几乎下意识地,叶修泽猛打方向盘,驾驶室迎向撞击,汽车在空中翻了个身,伴随着巨大的轰隆声,散了架似的地跌落地面,冒出浓烟。

没一会,宁清浅额头流着血,悠悠醒了过来,短暂的昏沉之后,她立即查看四周。

“修泽,你怎么了?醒醒……”看着一动不动的叶修泽,宁清浅吓得不轻,抖着手解开安全带,使劲推搡,可是叶修泽没有一点反应。

“救命!来人啊,有没有人!”宁清浅对着窗外,带着哭腔大声呼救。

可这是一条小道,现在又是深夜,根本没什么来往车辆。

然而,事态越来越糟糕,鼻端传来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引擎盖已经撞得张开,油箱位置正在汩汩地漏油。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绝境之中,宁清浅陡然生出一股孤勇。

她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受伤的右腿一落地,就承受不住软倒,钻心的痛传遍四肢百骸,宁清浅一下白了脸。蛇伤加上腿伤,痛感神经像在火上烤。

她咬着牙,额头全是密密的汗,撑着车身,一步一步挪到另一边,打开车门,支起男人的胳膊放在肩膀上,环住他的宽肩,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外拖。

可是下一瞬,她就被带得跌倒,男人高大的身体根本拉不动。擦去眼中的汗细看,她才发现叶修泽的腿被卡住了。

鼻端的汽油味越来越重,引擎盖上的明火已经哧哧冒出。

宁清浅大口大口地喘息,心跳得仿佛要炸裂开来。


智能客服机器人系统 http://www.easyliao.com/

欢心资讯网